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艳医
第一卷 第十六章 强悍女生
    “你们干什么?”我捏着鼻子从楼上下来,看着两家伙满头大汗地往上冲,奇怪地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两人一愣,“寒,寒哥。你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我没好气地反问。

    “那你的鼻子?”

    “哦,不小心撞墙壁了。”我一边说着一边下了楼,“光头,收了多少人?”

    光头急忙哈着腰凑了过来,“呵呵,寒哥,在我的神威之下……。”

    “寒哥,他们都屈服于刚才你的神勇,所以大部分都愿意接受您的英明领导。”卷毛没等光头自我吹嘘,立即抢过了话拍起了我的马屁,气得光头猛朝卷毛翻白眼。

    我点点头,走到前面。

    一票鼻青脸肿的人整整齐齐地站在操场上,见我过去,一起鞠躬,“寒哥!”

    我瞧了瞧他们,笑笑道:“恩,不错不错,欢迎加入西门街最强大的双棍党。”

    “还强大呢,就几十个人。”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声,我懒得理会。

    “恩恩。刚才下手轻了点,没让兄弟们过上瘾,下次有机会保证满足大家。”此话一出,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最后全部瞪在了我身上。

    卷毛绿着脸走了过来,“寒哥,他们一个个都被你打得变了形,你还说下手轻啊?”

    “你懂屁。”我白了他一眼,接着干咳几声继续道:“现在我宣布双棍党要遵守的事项。第一,不准抢劫强奸,不准随意杀人放火,不准贩毒,不准……,不准……。”

    “老大,你这不准那不准,那我们干什么吃啊?”光头哆嗦着走了过来。

    “你急个屁,老子话还没说完呢。”我一眼将他瞪了回去,“第二,我们的收入只能是收保护费,但是保护费必须合理,不能超过别人的负担,另外本小利薄的店子不能收。当然,我们还可以自己合法经营公司或者酒楼创造收入。”

    “第三,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收了保护费,那么就得保护好别人,管理好这一带的治安。以后,凡是在我们的地盘上,有人贩毒,或者是杀人放火,作奸犯科,欺压百姓之类,统统打断他们的狗腿扔到大街上喂狗。”

    “老大,我们这是要玩警察还是黑社会啊?”卷毛把脑袋凑了过来。

    其实这个问题也是其他人迷惑的,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了,一个个面面相觑,还以为我是在跟他们开玩笑。

    “既不玩警察也不玩黑社会,我们玩好人,懂不懂?白痴。”

    卷毛看到我的手扬了起来,急忙把头缩了回去。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光头,人交给你了,给他们找医生,安排房间。”

    “呵呵,没问题。”光头急忙跑过来,站在一帮小弟面前,挺胸抬头,“嘿嘿,我tm终于有当老大的感觉了。”

    我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没出息。”说完,转身走进楼去,我想找个地方大睡一觉,都折腾大半夜了,真的太累了。

    “寒哥,寒哥。”

    “谁啊?”我张着懒口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但是眼前却猛一亮。

    十二个美女从楼上小跑着冲了下来。修长的牛仔裤,紧身细腰的牛仔衣。这牛仔服和三百年前的不同,衣料很薄,而且线条很讲究。女人穿在身上,把该凸的凸了出来,该凹的凹下去,活脱脱就是以女人身体的模子制作出来的。

    这样一来,十二美女坚挺的胸脯随着冲下来的动作,弹跳不止。下面一帮色狼“哗啦啦”口水遍地,泛滥成灾。

    “你们这是……。”我指着她们,满脸的迷惑。

    “立正!”在这群人中,江丽显然成为了她们的大姐大,带这这些美丽的少女跑到操场上站成一排,“寒哥,十二女向你报到。”

    不愧是特工出身的,江丽做起事来有几分军队的作风。

    我抓了抓后脑勺,有些苦恼,刚才只是为了保障生命而暂时答应他们的权宜之计而已,其实我心里压根就没想要她们。没想到她们倒是来真的了。

    “呃,你们……?好吧,光头,过来。”

    头三步并作两步,几乎是跳着跑了过来,“呵呵,寒哥,有什么吩咐?”嘴巴在跟我说话,眼睛却在美女身上打转。

    “她们也要加入我们,归你管了。”

    “你放心,我用人格向您保证,一定好好管教她们。”光头声音之嘹亮,差点没把我耳朵震聋。

    卷毛立即猴急地冲过来,“寒哥,光头有那么多刚收的小弟要管,管不过来的,她们就交给我吧,我管她们最有经验了。”

    “去你妈的,死卷毛,谁说我管不了,再多几百过都没问题。”光头一脚将卷毛踹了开去。

    “寒哥,我们只听命于你,其余人一慨无视。”江丽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光头立即吼了起来,“说什么?我这么高大魁梧,英俊潇洒,还不配管你们吗?”

    “哼,如果你来管我们,我们宁愿走。”琳琳反吼出一句。

    我大喜过望,冲上前无,笑呵呵地道:“琳琳同学,你的决定太英明了。呃,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十二个美女狠狠地给了我一瓢冷水。

    “郁闷。”我苦恼地使劲抓了抓头发,“好吧,那你们就暂时留下,暂时不用归光头管。”

    “耶!”一帮臭丫头立即欢呼着拍手庆贺。

    “好了好了,都回去吧。”我挥了挥手,转身就要走,又被江丽叫住。

    “寒哥,我们姐妹要求住最高楼第五楼。”

    “好好,住吧住吧。妈哟,你们烦不烦。我要睡觉了。”张着大懒口,随意踢开一楼的一间房,倒头就睡了下去。

    刚睡没多久,就听到楼上打雷似的,“轰隆隆”响过不停。

    我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刚才天气不是好好的吗,怎么打雷了?”

    “啊……!”“轰隆隆。”

    估计谁被雷劈了,还有惨叫声。

    “都给老娘滚下去,你们这些臭男人!”一声怒吼,不用问,就知道是江丽的。

    天哪,在搞什么。还让不让人睡。我只有将被子拉过来,狠狠地抱住头,继续大睡。

    “砰”的一声,门却被撞开了。

    “寒哥,寒哥!”是光头和卷毛一票人的哭丧声。

    “妈的,老子还没死,哭什么哭?”我愤怒不已地一个翻身,将手中的被子狠狠地砸在了他们身上。

    “寒哥,那个叫江丽的臭婆娘,不让我们睡五楼。”

    “对呀,她还打我们。”

    我站起来,望着衣服蓝缕,鼻青脸肿的一帮人,怒火冲天,“打你们活该,一帮男人被女人打还来这里哭鼻子,你们羞不羞,都给老子滚!”说着话我也抬起了脚,准备每人给他们一大脚。

    “寒哥。”我的脚还没飞出去,那帮女人又来了。

    “哗”的一下,光头等人一看到是江丽立马退得老远。

    看来江丽的身手不错,这一大帮男人都怕得跟一老鼠见了猫似的。

    “你们还要干什么?”我简直无奈透顶,“就算要干什么,等我睡了一觉后再说行不行?”

    “我们是来请你去五楼睡的。”

    “什么?”一帮色狼“轰”地又冲了过来。江丽眼睛一瞪,一帮人“哗‘地又腿了半米。

    “五楼不是你们睡的吗?”我说着又倒趴在了床上,实在没精力理会他们了。

    “五楼还剩下一间最大的,专门留给你的,都收拾好了。”

    “恩啊,是吗?让别人去吧,别烦我。”

    “我去!”一帮色狼,“轰”地又冲进了房间,“寒哥,我是最合适的。”

    “我才最合适。”

    “都给老娘滚,除了寒哥外,谁也没资格和我们睡五楼。”江丽说着话一脚将一小子踹飞。

    “可是寒哥说了他不去。”光头立即反驳。

    “谁说的,姐妹们,寒哥要是不去,我们该怎么办?”江丽开始蛊惑人心。

    大胆的琳琳挺身而出,“我们都搬下来跟寒哥一起睡。”

    不会吧,这才刚认识呢,就这么强悍,以后这日子我怎么过。

    随着琳琳的提议,一帮女人在色狼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纷纷奔上了楼,然后又在他们的目瞪口呆之下抱着被子纷纷奔下楼,冲进了我睡的房间。

    “我们要睡觉了,出去!”琳琳大声说着“砰”地一声,将一帮色狼关在了门外。

    “哎,姐妹们,喜欢裸睡吗?”

    “喜欢,我们一起裸睡。”真不愧是做小姐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叽叭”一声,我从床上掉了下来,哀号道:“好了,各位大姐,我去楼上睡还不行吗?”我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受这帮女人这样的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