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艳医
第一卷 第十七章 庆功会
    “干杯!”三个月后,西门街最大的酒楼聚仙楼。双棍党所有高级成员聚居一堂,觥箸交错,鸡鸭鱼肉,把酒言欢,庆祝双棍党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横扫西门街北路,成为西门街最大的帮派之一。

    “寒哥,寒哥,我们都来敬寒哥。”光头发着酒疯,举着杯子大声叫嚷着,“祝愿寒哥带领我们继续走向辉煌,横扫西门街。横扫中途市,横扫地球,称霸世界。”

    “你tm怎么不说横扫宇宙。发什么酒疯你。”我一巴掌,拍得这小子直摇晃。

    其实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是既然要带着这些混混们走上一条不为祸民众的路,既然跟他们混在了一起,有的事又不能不做。只可惜,那帮美女没有来,原因是她们不肯来,说什么这三个月来什么事都不让她们干,没脸来喝这庆功酒。

    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三个月的砍砍杀杀,我从未让那帮女生出手,只是让江丽自己去训练她们,问也懒得多问。

    我这样做的原因也很简单,不想把她们引入这乱七八糟的世界。我连自己为什么跟这伙混混搅和在一起,他娘的都有些不明白呢。当初就是出于一时的义愤,看不惯那个什么鸟青龙帮的人欺负人,于是就带着这帮鸟人混起来了。一混混成了西门街北路最大的帮派。

    如今,我甚至还在幻想着,以后弄什么阴招让那帮美女自己拍屁股走人。

    “寒哥,喝啊,想什么呢?”光头和卷毛又喷着巨大的酒气扑了上来。

    我一把推开他们,正要骂上两句,突然,眼睛一亮,瞳孔里,那个熟悉的容颜正在扩大。

    “雅思?”我竟然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并冲了上去。虽然我没喝多少酒,但毕竟还是喝了。而且向来不胜酒力的我这时眼睛有些发花,把那个只是酷似我曾经爱人的美女看作了自己的爱人。

    一帮兄弟看我冲向美女都轰然闹腾起来。

    “cao,还是第一次看见寒哥泡妞。”

    我没理会他们的哄叫,直接冲上去抓住了那个美女,“雅思……。”

    “啊,流氓!”一声尖叫,接着“啪”的一声脆响,我的脸上一阵火辣的疼。

    这一巴掌响过后,后面那帮兄弟“轰”地一声,争先恐后地冲了过来,有的操起了凳子。

    光头干脆拿起一只鸡腿朝那美女砸起,“臭三八,敢打寒哥。”

    “你们干什么?”美女身边有个高大帅气的男生,这时挡在美女面前朝我们吼叫着,“别再过来,再过来我……,我报警了。”说到报警他真的拿出了手机。

    “报你妈的头。”卷毛手中的凳子横砸了下去,连人带手机砸得惨不忍睹。

    男生一声惨叫滚倒在地,手机已经是四零八落。

    “都住手!”我急忙喝住这帮暴力狂。同时人也清醒过来,是被那巴掌打清醒的。

    清醒过后我才发觉,眼前的这个美女就是那天晚上我看到的那个人。仔细瞧时才发现,她只不过酷似我曾经的爱人,并非一模一样。就算是酷似,也已经让我心潮澎湃了,心里一种莫名的激动奔涌而起。

    当看到那个男生倒地后她惊叫着冲上去扶住时,心里竟涌出一股莫大的醋意。真恨不得立即将那男生变成太监,当然我没有这么做。

    “带他走吧。”我朝那美女淡淡地道。

    美女惊恐的眼睛望了我们一眼,急忙扶起那男生逃命似的离去。

    “寒哥,就这么放过他们了?”卷毛很郁闷地凑过来,“那女的这么正点,留下多好。”

    “你就知道美女。”我一手推开他,接着朝猴子道:“猴子。”

    “到,寒哥,什么吩咐?”猴子涨着被酒精弄成了通红的猴脸,急忙走了过来。

    “去,调查一下那个妞的来路。”

    “没问题,明天我立即去。”

    “什么明天,现在马上去,明天一早我就要知道结果。”我已经急不可待了,***,她都有男生在身旁了,我再不着急一点,我还玩个屁啊。

    “寒哥,不会吧,现在,现在都……。”猴子苦起了脸,他现在显然不想去。不过在我一双白眼的压迫下,他只好极不情愿地放下酒杯,出去了。

    “大家还站在门口干什么,都回去,继续喝。”我话刚说完,卷毛就嚷起来。

    “喝什么喝?没劲,寒哥,您去叫那群美女来一起喝那才有意思。”

    说美女,美女就到了,来了两个。是琳琳和李虹。

    美女的到来并没有让他们兴奋,反倒是瞪大了吃惊的眼睛。

    头发散乱,衣服破烂,身上还有血迹。见到我们这些人,眼睛里更是大颗大颗的泪水滚落。

    不用问,就知道这帮女人出事了。

    “cao,谁把你们弄成这样,老子灭他全家!”光头吼叫着,操起一个酒瓶就往外冲。

    “你什么原因都不知道,你去灭谁?”

    光头被我这句话怔住,停住脚步转过身,朝两个美女大声问道:“是谁欺负你们?说,你们的光头哥为你们报仇。”

    “还有我,我帮色狼争先恐后地蜂拥上去,都想做最伟大的护花使者。

    “哇……!”两个美女不但没回答众人的问题,反倒哭开了。而且哭得异常的强悍,好象真的受了很大的伤害,“你们快去救江丽姐她们。”

    “什么,江丽她们怎么了?”光头一伙立即乱哄哄地问成了一堆。

    “都***给老子滚开!”我忍无可忍,为了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也不用这样啊。这样一来,只会把事耽搁,没任何好处。

    一帮人在我的怒吼声中急忙闪开,中间留下我和两个哭得一塌糊涂的美女。

    “到底是怎么会事?”我缓了缓语气问。

    俩美女抬起了泪眼汪汪的漂亮脸蛋,“寒,寒哥……。”琳琳一边哭一边说,“江姐刚才带我们去对付刽子会……?”

    “什么?刽子会,那是南路最牛气的帮派之一,你们去对付他们干吗?谁让你们去对付的?”我惊愕地问。

    “是,是江……。不,是我们姐妹自己要去的。”

    鬼才相信,没你们的大姐大江丽引头你们会去才怪。

    “今天是我们双棍党的庆功会,我们真的很想来参加。但是我们没脸来,所以……。”

    “所以,你们就想着要做一件事,证明你们是了不起的,然后风风光光的来参加庆功会是不是?”没等她们说完,我就气急败坏地抢过了话,“真是一群胸大无脑的笨蛋,你们真以为对付黑帮、打打杀杀是过家家啊?就凭你们那点本事竟还敢去动刽子会,你们胸长这么大干吗,怎么不多长点脑子。”

    我一气起来就乱骂一通,这一骂两个妮子哭得更凶,“寒哥,我们错了,求求你快去救江姐她们吧。”

    这话倒是提醒了我,看她们只有两个人狼狈的逃回来,估计其他十个人全给栽到别人手里了。十个美女啊,被别人虏去真的亏大本了。

    “她们在哪里?”

    “就在南路口的红蜻蜓酒吧,……。”

    “走,带我们去。”我先冲了出去,后面一帮人立即嗷嗷叫着跟了上来。现在的双棍党可不再是三个月前任人宰割的小混混,而是西门街一带牛气冲天的大混混。

    “你们都跟来干吗?没人留守老窝,不怕人把窝给端了!”走到外面,我回头冲着光头等人道。

    卷毛一听,立即冲上来搂住光头的肩膀,带着贱笑道:“光头,坐镇本部这事相当重要,而且任务十分艰巨。这里除了寒哥外,恐怕就只有你能担此重任了。”

    光头一听这话,嘴巴裂开,“那是那是,寒哥,留守的事就交给我了,只要有我光头在保证万无一失。”

    “那好。”我点头答应:“卷毛,带上五十个兄弟跟我走。”

    “是,寒哥。”卷毛更是笑歪了嘴,放开嗓门大喊,“兄弟们,你们做男人的时候到了,美女们正热切地等待着我们的救援,不怕死的跟我来。”

    “哗啦”一下,一大帮人便蜂拥到了卷毛背后。

    光头似乎明白了什么,猛一拍脑袋,“英雄救美?哎呀,我怎么把这忘了……。寒哥,寒哥,我觉得救人的事更加艰巨,这个任务没我恐怕不行。”

    “滚!”我一脚将光头踹开,撒开腿便朝南路红蜻蜓酒吧奔去。

    后面卷毛嘲笑着光头,带着一帮兄弟气势汹汹地跟上,所过之处,行人纷纷让开,如避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