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艳医
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受伤
    说真的,其实对剑术这玩意我是一窍不通。在我们修行人的眼里,剑术只能算是小孩家家玩的把戏,对此根本不屑一顾。这会没想到真要用了,麻烦就来了。所以我只能让罗尔先上,看看这什么玩意。

    当然,剑术之类的玩意我以前不是说没看过,电视里面看过。三百年前的**十年代,那可是武侠片最兴盛的时代。电视里那些剑术也变着花招来耍,要气势有气势要美观有美观。啥独孤九剑,六脉神剑,雪花神剑,辟邪剑法……,等等等等,层出不穷。电视里那些大侠、侠女使起这些剑术来那是威风八面,不是山倒就是土崩,间或放俩炸药在旁边,剑一挥“砰砰砰”,真的是土石横飞,快赶超现在的火箭弹了。

    可那是看电视,那些所谓的大侠、侠女下了荧屏后连一小偷都斗不过,这样的剑术我能学吗?所以说,真正的剑术我并没有见过。

    要说见,那就是现在。

    看着场上的比试,我才发现,剑术并没想象中的那么邪乎,那么花哨。那一招一式有时候看上去就是那么简单那么熟悉。看了半天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事实上,功夫和剑术之类的招式,都是人们平常见过甚至用过的。

    它不过是动物以及人本身搏斗的技巧经过常年累月的积累后,被有心人记录下来;或者有人将自己跟动物、跟人打斗的经验和技巧经过加工后记录成册。这就形成了所谓的武功秘籍。并非小说里写的那样,某某闭关于一密室里,然后闭门造车,研究出了什么盖世神功;或者某某运气超好掉下万丈深崖大难不死,然后找到一本不知道作者是谁的武功秘籍,啥九阳神功,葵花宝典之类,学之后由一泛泛之辈变成了超级高手。这些全他妈是在扯淡。

    现实中的武道讲究的是反应速度和应变能力。道理很简单,两个人打架,别人拿着一木棍捅过来,是人都知道要躲,至于怎样躲,躲不躲得过,那就要看反应速度和应变能力了。这两方面好的,别人刚一出手,就知道对方要攻自己哪个部位,于是迅速躲避并做出反击。要做到这一点,除了要有丰富的临战经验外,还要有一定的实战练习。

    此外就是手脚各方面的力道,这些才是根本,其次才到招式。

    老子就不相信,谁他妈没有任何临战经验和实战练习,而且连剑都拿不稳,脚下无力,下盘虚浮,就只会练那些招式,能成为剑道高手。那些明星也会招式,他们是高手吗?是才怪。

    看透了这些,我心里敞亮了许多。也不过如此而已,没什么希奇古怪的。

    就在这时,“啪啪啪”几声刺耳的脆响,接着“哐当”一声,罗尔输了,而且是输在了一日本妞手里,我想此时此刻她肯定以为自己是丢大了丑,所以懊恼的他在剑脱手的那一刻,飞起一脚向日本妞横踢过去。可怜的罗尔先生,他的腿快,别人的剑更快。虽然是木剑,但剑头被削尖,而且出手的人又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可想而知,那条腿是多么的凄惨。硬生生地被剑扎出了一窟窿。

    “啊!”罗尔发出了一声惨叫,我和杰妮都急忙冲了上去。

    “你干什么?”我冲上去厉声喝问。杰妮则将罗尔扶起,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罗尔本来惨叫着,见是杰妮过来牙一咬,头使劲一晃,“小意思,我还能再打。”

    “够了,别逞强了。”杰妮瞪了他一眼,“这一战由我来吧。”

    “你扶他下去,这战我亲自来。”我望着那个日本妞冷然道。

    日本妞也冷冷地望着我,她身后的日本男野田则手抱在胸前,眼带鄙视,朝我哼了一声,“哼,没想到你们这些人如此没有武德,输了竟然还要偷袭。”

    “如果是偷袭,现在受伤的人恐怕不是他吧。”我冷冷地将话说了回去,同时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罗尔掉下的剑,“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这话不光是让对方怔住,就是罗尔和杰妮也怔住了。

    杰妮担心地望这我,“你……。”

    我举手阻止了她,“扶罗尔下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小子,你可要小心点。”罗尔忍着痛苦,咬着牙道。

    我只是点点头,握住剑,就那么随意地站在日本妞的对面。这姿势似乎让她有些错愕,大凡比试之前,两人总要摆出一种格斗的姿势,没谁向我这样,跟玩一样,就那么随意站着,没有任何的姿势。

    ***,我也想摆姿势耍酷啊,可是那些狗屁姿势我压根就不懂,真要做起来那会让人笑掉大牙。

    日本妞望着我硬是愣了一分钟,然后一鞠躬,“请指教!”动作似乎是很客气,语气却明显带着鄙视。

    面对她的鄙视,我目无表情地道:“动手吧。”

    日本妞脸一仰,眼睛盯向我,目光如电。

    “惠子,这个人没有资格跟你动手,让我来吧。”旁边的野田拿着剑走到了日本妞的前面,眼睛带着嘲笑望向了我。

    日本妞没有说什么,只是后退了几步。我知道,她已经同意了这野狗的出手。

    “请吧。”野田只是微微点了下头,算是行礼。而后手中的木剑“蓦地”刺了过来。

    md,搞突然袭击,够阴的。

    幸亏我在漫长的岁月中,经过千万次非人的战斗磨练后,拥有了常人无法企及的临战经验和应变能力。这些能力,是不会因为我自身实力的封印而消失的。

    剑一刺来,我就迅速做出了反应,急忙后退。

    我一退,野田进一步“乘胜追击”,一剑紧似一剑,眼前尽是他的剑划出来的影子,耳朵自然尽是他的剑舞出来的声音。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我还没有出一剑。

    这世上的东西真是看来容易做来难,刚才以为自己看懂了,当真实战起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