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艳医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 高手不露相
    终于又到学校了,虽然只是旷课了一天半,但是这一天半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感觉旷课了一年半似的。

    老习惯,我一进教室就坐最后角落那张位子,然后爬在上面“呼呼”大睡。

    “张小寒,喂,张小寒。”梦中,似乎有人在喊我,喊了半天我没反应就开始用手推。

    “哎呀,我说你烦不烦啊?”我一把手抓了过去,“呜”的一下,教室里发出了轻微的起哄声。

    我当没听见。

    “张小寒,你放手,放手啊。”我继续当没听见,谁叫你推我,要我放我就放啊。

    “你们在干什么?”刘晓静的声音,这声音现在让我听到简直就是恶魔。急忙条件反射地抬起了头,发现刘晓静已站在了我桌子前面。

    “呵呵,goodmorning!”我笑着向了他打了声招呼,而且还特牛b地说了句英文。

    刘晓静瞪了我一眼,“张小寒,你老抓住别人女生的手干吗?”

    我急忙一低头,发现自己正抓着李芬芬的手,抓得是那样的死,弄得她抽都抽不回,那张小脸在万众瞩目之下,早红得变成了猴屁股。

    “不好意思,呵呵。”我急忙放开。

    “老师,他非礼女生。”帅哥常法南冲上来,义愤填膺地吼道。似乎要为李芬芬讨回一个公道。

    小弟,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滴。

    “我这怎么叫非礼女声啊,这叫同学间互助友爱,你懂不懂?”他的声音大,我的声音比他更大,而且说得是理直气壮。

    常法南更加恼火,还想跟我争辩下去,被刘晓静拦住。

    “好了,现在上课时间,有什么事到了下课再说。”

    常法南无奈,只好坐回了原位。

    “好,现在上课。”这话后又是那套无聊的起立,问好,然后坐下。

    “今天上午两节课都是英语,除了张小寒测验外,其余的人都自习。”

    靠,这变态,果然搞突然袭击,幸亏昨晚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张小寒,我希望你这次考好,如果不及格的话,根据你这些天时常旷课的表现,很有可能再次被开除,到时候我不会再给你求情。”这语气,好象是威胁。威胁个屁啊,有种就放马过来,不就及格吗,以老子的水平及格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试卷很快发下来,其余的人也自个埋头自习,常法南还不时回过头来望一下我,脸上带着贱人的笑,那意思是:“小子,这次看你死不死,让你嚣张。”

    小子,想看我笑话,门都没有。

    我心里笑的比他更贱,笔下更是“刷刷刷”运笔如飞。简直就是龙飞凤舞,看得刘晓静两眼都发直了。

    这一节课下来她就看我看傻了。简直就是高才生中的高才生啊。人才人才。

    本来是给我两节课时间的,我一节课就全部搞定了。

    “交卷。”***,猴子请的这位枪手看来很牛b啊。幸亏是英语,我只要写b或者a、c、d。要是其他科目,我恐怕抄都抄不快。

    刘晓静接过我的卷子,眼睛带着疑惑望着我:“真的好了?”

    “真的。”我肯定回答。

    刘晓静没再说什么,拿着试卷下去了。

    第二堂课,继续自习,刘晓静就坐在讲台上改我的试卷,这娘们,这么心急啊。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是一名教师尽职的一种表现。

    十多分钟过去后,在刘晓静的惊叹声中,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功课,全望向了讲台。

    “同学们,现在我宣布,我们班的英语第一人。”

    “哗”的一下,所有的目光都回头望向了我,这妮子还没宣布,这些人似乎都猜到我了。

    “张小寒,满分,一百分。大家鼓掌。”

    “啪啦啪啦”那个掌声响得是那样的热烈,以

    前一些对我有成见的女生,现在望着我,眼里立刻冒出了无数星星。

    这个,是不是那个了点。

    “呵呵,原来在我们班这里,你这个高手是真人不露相啊。”刘晓静以前一看到我不是气呼呼的就是冷冰冰的,这会望着我,就像看到了祖国的一花朵正在茁壮成长,眼中竟是阳光。在阳光里,我这朵花将慢慢成长为祖国的栋梁。

    接着刘晓静又将我最后写的作文打到电脑里,然后通过大屏幕让大家欣赏。

    “同学们,这篇作文我给了满分,你们看看,他到底值不值满分?”

    一帮英语高手立即瞪大眼欣赏起来,很快,有人开始惊叹:“厉害啊,太优美了。”

    “高手,好厉害哦。”

    ……

    这些评价听到我耳里,令我大把大把的冷汗冒出来,说真的,那上面的英语单词我能认识十个,那绝对是奇迹啊。可是现在……。

    唉,惭愧惭愧。我是受之有愧啊。

    “张小寒同学,上来把卷子拿下去吧。”

    我心虚地站了起来,然后再极度心虚地走上讲台,在一帮人火一样的目光中,拿回了自己的卷子。

    第一次端端正正地坐在了位子上,第一次感到了有无数带着星星的眼睛在望着我。

    “呃,大家现在安静一下,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刘晓静举手压了压还在激动中的少女们,“国庆快到了,我们外语学院为了庆祝国庆,决定举办一场外语文艺表演,文艺表演优胜者将选送到市里面去参加比赛。现在我宣布一下我们班的负责人。”

    这些鸟事,与我无关,老子也没兴趣。

    我很无所谓地将卷子塞进桌子里,但是当我听到“张小寒”这个名字时,顿时傻了。

    “张小寒、常法南、李芬芬、催萍。”念完这几个名字,刘晓静抬起了头,“好了,我们班的文艺节目就由这四位同学负责,其他同学要积极配合,需要你们参加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得拒绝,这也是为了我们班共同的荣誉。所以大家要积极配合,明白吗?”

    “明白。”一帮人整齐回答。

    最后,刘晓静用无限期待的目光望向了傻呆呆的我,“张小寒,你就任负责组长吧。”

    “哗啦”一下,傻呆了的我突然双腿一软,滚到了桌子下面,一帮女生立即放声惊叫。

    惊叫声中,我很快从下面冒出头来,高举双手大喊:“我反对。”

    ……

    无奈啊,组长,我的反对在一帮人的反对声中被无效驳回。结果,我当上了组长,而李芬芬任副组长。

    天哪,这还有天理吗?怎么会这样。都怪我,考那么高分干吗,刚好及格不就行了吗?

    放学后,我走出外语大楼,推着自己的宝贝车,心里是哀怨不已,悔恨交加。

    这时手机呱啦呱啦地叫了起来。

    是猴子那混蛋打来的,正要找这小子麻烦呢。

    “寒哥,二十亿,二十亿美金啊。”电话一接通,猴子那里就发出了激动得近乎颤抖的声音嚷着。“金氏财团刚刚转给了我们二十个亿,是美金,哇勒,我们发财了。”

    “发你妈个头。”我放声大骂,“死猴子,你是怎么给我找枪手的?”

    猴子那里怔住,“怎,怎么了?难道不及格?不可能啊,寒哥,我们可是给你找了最好的,英语专业过了八级、而且还考了托佛的高才生。”

    “妈b的,谁让你找这么厉害的人,你脑袋白痴了。”我是恼火不已。

    猴子那里是迷惑不已,“寒哥,你这话我就不懂了,既然您找枪手,我自然得找最厉害的啦,难道我错了?”

    对啊,他错了吗?貌似他没有什么错,我没什么可怪他的,要怪就怪自己干吗全抄准确的答案,故意弄错几个不就

    得了。

    失误失误啊。

    “唉,算了吧,没事了,既然钱到了,你赶紧安排人去修整街道吧。”

    “哦……,哦,好好……。”猴子那里唯唯诺诺地挂了机。

    我挂了机后很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事算怎么回事啊?”

    “张小寒。”背后突然冒出了个李芬芬,郁闷。“你有空吗,文艺节目的事我们合计一下。”

    “没空,绝对没空。”我立马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哎,你是组长耶,这个问题应该你主动好不好,我主动找你,你竟然还这样。”李芬芬是极度的幽怨。

    还真是啊,我是组长。这该死的刘晓静,这不是硬要把我往火坑里扔吗。

    “好啦,我跟你去合计就是了。”我只好硬着头皮掉转车头。可是去合计,说得容易,到时候让我这个组长带头去说英语,我怎么说。

    神啊,救救我吧。马尾巴要露出来,我可就臭大了,到时候那些个少女眼中的星星就会变成火星,铁定会把我给烧死。

    很遗憾,这次恐怕神也帮不了我了。自己想办法吧,可是我该想什么办法?

    苦恼。

    该死的一百分。该死的猴子,该死的高才生,最该死的刘晓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