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艳医
第五卷(终结卷) 第二百七十六章 跳楼自杀
    夜,已经降临,聚仙楼外面,灯光将广场照得一片雪亮,光头和卷毛犹如浴火重生般,又找到了男人的自信,在广场上点齐人数,准备全城来一个大搜查。

    “我说光头,咱们这么个搜法有点悬,那寒哥什么人啊,是我们这样搜能搜到的吗?”卷毛抓着他满头的卷发,有些担忧起来了。

    光头瞅了他一眼,“嘿嘿,你是不是要打退堂鼓了,我可告诉你,大嫂可是说了,没找着,咱们不用做人了?到时候别说男人,连他妈人都做不成了。”

    “也是啊,妈的,被逼上梁山了,搜吧,听天由命吧。”卷毛一咬牙道。

    “你们两个混蛋,受伤的心灵终于好了。”

    两人猛地怔住,随即屁股冒烟火速转身冲了上去,露出比哈巴狗还要哈巴狗的笑脸道:“呵呵呵呵,寒哥,我们终于找到您老人家了。”

    我一愣,“什么意思,我是你们找到的吗,貌似我是自己来的吧。”

    “那也算找到的啊,只是地方比较近而已。”卷毛强行解释道。

    我一巴掌抽了过去,“搞什么飞机?”

    卷毛抱着自己的头,做着痛苦的表情,“寒哥,我们的心灵已经够脆弱的了,现在你还拍,我脑袋现在比心灵还要脆弱呢。”

    “是吗?”我笑,这笑吓得他撒腿就跑,“我什么都没说。”

    我望向了光头,“你这集合人去哪里啊,出什么事了吗?”

    光头没办法,怕挨抽,只有实话道:“寒哥,这都是为了找您呢,没想到您自己回来了。”

    我能不回来么,***,我要是不及时回来,紫衣又折腾出自杀的事来,老子就没救了。

    “是紫衣让你们找的?”我猜也能猜出来。幸亏我没忘了早点回来。

    “呃,是的,大嫂说了,找到您,如果发现你在抱女人,她绝对不饶你,嘿嘿,寒哥,以后可小心了。”说完这话,他也撒腿就跑,生怕跑慢了被我一巴掌抽过去。反应倒是挺快的,本来我是想抽一巴掌的,可惜手扬起来后,人不见了。

    算你丫的跑得快。

    我收起手,转身奔里面走去。

    “你还知道回来?”紫衣很快出现在门口,冰冷的目光盯着我,阴冷中带着幽怨。

    我只能是无奈苦笑,唉,这个女人啊,太敏感了。

    “啊,我不活了!”

    刚想跟紫衣说上两句话,楼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怪叫声,妈的,这什么日子啊,怎么不想活的人这么多啊。

    光头和卷毛刚好,又来一个,还有完没完。

    “谁他妈又在叫魂。”我愤怒地朝上吼了一句,一小弟赶紧冲过来,“寒哥,猴哥爬到二十层高楼去了,准备跳楼。”

    “啥?猴子?我日。”我真想一脚把整栋楼给踹翻。

    “光头,卷毛。”我大喊了一声,两个混蛋立马跑了过来,“去看看,他是被谁捅屁股了。”

    “收到。”两混蛋二话不说,撒腿就冲上去了,积极之态度,简直是积极得不象话。

    “你这帮兄弟还真会折腾的。”紫衣没好气地说着。

    我装着很无奈很可怜的样子道:“就是嘛,我好可怜。”

    “别在我面前装可怜,老实交代,刚才出去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我汗,感情我这出去一下,也得向她请示啊,不用管得这么严吧,我的那个神啊。

    “紫衣,你怎么老是不放心我呢?”

    “你能让我放心吗?”紫衣反问,“哪次你出去,不跟女人沾点关系啊。”

    “呃,这个,这个,这个并没什么关系嘛,外面除了男人就是女人,跟女人沾点关系很正常啊。”

    “别人是正常,可你就不正常了……,哎,等等。”紫衣似乎发现了什么,眼睛死死地盯向了我的肩膀。

    “怎么了?”我望向

    自己的肩膀,一看之下,心猛地提了起来,一根很长很长的头发,除了女人的头发外没谁有这么长的头发了。

    “头发怎么回事?”那犀利的目光射过来,直射得我浑身不自在。

    我硬着头皮把头发拿下来,“没什么事啊,一根头发而已。”

    “是吗,一根头发而已吗?”紫衣眼睛寒气突然大作,脸色森然,一步步地逼了过来,那样子简直想一口将我吞掉。

    “紫衣,你你,呵呵,你没事吧。”我只能是一步步后退,慢慢地退到外面。

    ……

    楼上,猴子跨在二十层楼的护栏上,望着下面,哭嚎着。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一帮人吓得赶紧停步,尤其是在这里的郭青青吓得脸色一片乌青。

    “猴哥,你冷静一点,有什么话好好说,好好说。”

    “没什么好说的,除非你戴上我的求婚戒指,否则,我不活了。”

    娘的,这小子是这样求婚的,跟逼婚有什么区别。

    “猴哥,我,我真的不能,我,我配不上你。”郭青青急得快哭了。

    “不要说这种废话,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地拒绝我,我的第一次求婚就这么被无情地拒绝,你就这么狠心啊。”

    “我,我,不是的,那个,猴哥,你先下来再说好不好?”郭青青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显得六神无主,“你们,你们快叫寒哥来。”

    “不用叫了,寒哥派我们来处理这事。”光头和卷毛冲了上来,两条色狼看到郭青青立即肉麻地笑着凑过去,“呵呵,青青小姐。”

    郭青青怪怪的眼光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勉强挤出一丝笑,后退了几步。这眼神,这动作,差点又让两色狼绝望得又要跟着跳楼。还好,两色狼现在的心里承受能力总算还过得去。

    “怎么回事?”光头不再想郭青青的事,拉过一小弟就问。

    那小弟赶紧低声道:“光头哥,这么回事,刚才猴哥跟郭小姐共进晚餐的时候,拿出戒指想郭小姐求婚,而且事先他还向兄弟们夸下海口,说你们没机会了,最后的机会就是他的了,所以他肯定会成功,要是不成功便成仁。没想到的是,郭小姐看都没看他的戒指,直接拒绝了。这大大地伤害了猴哥的心灵,所以就……。”

    听到这里,卷毛冷哼一声,“他这哪是要跳楼啊,是想用这种方式逼婚而已,我就不信他真敢跳下去。”

    光头一点头,“不错,***,赖蛤蟆想吃天鹅也不看他有几斤几两,都他妈让开。”说着话,光头大手一扒拉,将一帮人推开,自己冲到了前面,“猴子,你他妈有种就跳下去。不跳的话,就不是人养的。”

    卷毛也走上前来,“嘿嘿,猴子,买保险了吧,先别忙跳,写下遗嘱再说,一定要写保险的受益人是我卷毛大哥。”

    “我靠,凭什么是你,我才是老大。”光头大吼。

    “呸,老子先想到的,当然是我。”

    “放屁,我早想到了,只是没提出来而已。”

    “那没提出来就不算,那么多废话,来人,那纸来,写遗嘱。”

    “等一下,我说卷毛,怎么说,咱也是难兄难弟了,一起被捅一起蹲地牢,怎么说你也不能一个人独吞吧,五五分成。”

    “太黑了吧你,三七,你三我七。”

    “不行,五五。”

    “妈的,四六,不行拉倒。”

    “好好,四六就四六,拿笔和纸来。”

    一帮小弟是个个大跌眼镜,这是来劝人的吗。

    但是老大的吩咐,大家没办法,只好拿来笔和纸。

    猴子气得肺都炸了,本来他是不敢跳楼的,被这一弄,他还真有点万念具灰的感觉。

    日思夜想的女神无情地拒绝了自己,自己的兄弟又这样对待自己,实

    在是人生最悲哀的事,这活着还有啥意思啊,一激动,他还真想跳了。

    “你们没人性。”猴愤怒地哭喊起来,“寒哥。”

    “别叫寒哥了,他更没人性,他来的话,直接一脚踹你下去,连写遗嘱的机会都没了。”光头很有道理地分析着。

    卷毛拿着纸和笔连连点头,“不错不错,猴子啊,反正你都要死了,就让你的生命发挥最后一丝余热吧,写吧,要不然,你那保险就白买了,来来,写吧。”兄弟们都期盼着呢。”

    “不写,我死也不写,你们这两个混蛋,不是希望我死吗,好,我死给你们看。”猴子话一说完,一咬牙,接着一头“轰”地栽了下去。

    “我靠,不会真的吧。”光头和卷毛大声惊叫,上面的人,尤其是郭青青发出了有生以来,最恐怖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