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艳医
第五卷(终结卷) 第三百零六章 背后的威胁
    见到两个家伙要干起来的架势,我赶紧冲上去拦住齐天。

    “老齐,有话好好说,别动怒,现在是非常时期,冷静点。”我拦住愤怒的齐天后严肃地道。

    齐天压了压怒火,冲着成鑫咆哮道:“你又算什么东西,除了给大家添乱外,你还能干什么,没用的男人,一个废物。”

    齐天这话比先前成鑫说的还要刻毒,这***不是存心想闹起来吗。

    “好了,老齐,一大把年纪了就少计较这些吧,和气生财和气生财。”我使劲拍了拍齐天的肩膀,然后望向成鑫,此时的成鑫怒眼爆瞪,拳头握紧,似乎一副要开打的样子。

    见这架势,我只好冷下了脸,如果他真要动手,我也只有出手了,此刻,这里真的不能再出什么乱子。

    “成鑫,大家的恩恩怨怨以后再说,现在我希望大家都冷静,共同努力去对付敌人,而不是自己人。”这话冷淡中带着我自认为少有的寒气,充满了无尽的霸道。

    成鑫深深地皱着眉,表情在起着复杂的变化,一会望望齐天,一会又望望我,就这样,他站在原地很久,心里似乎经过了一阵很激烈的挣扎拳头才慢慢地松下来,之后望着我道:“好,我答应你,我和他的恩怨以后再说,但是,你答应帮我救人的。”

    我点头,“我知道我答应你了,但是……。”

    “你想反悔吗?”成鑫目光一凛。

    “不是,我答应你的事我会尽力去做到,但是不是现在。”我解释着。

    “为什么不是现在?如果救活苛蒽的话,我们这边不是又多了一个超级高手吗?”

    说得是很不错,苛蒽救活了这里的确又得了一个超级高手,不过老子就等着完蛋了。

    “你简直是痴人说梦话。”我还没回答的时候,齐天插进了话。

    “这关你什么事?”成鑫愤怒地瞪向了齐天。

    齐天毫不示弱,目光反瞪了回去,“这不但关我的事,而且还关乎地球所有生命的事!”齐天的声音猛地提高,“如果小寒救了苛蒽,那将不是多了一个高手,而是少了一个高手,一个顶梁柱,我们这些人之后都得完蛋。”

    这话让成鑫一愣,随即他冷笑,“你在跟我开玩笑。”

    “哈哈哈。”齐天大笑,“玩笑,我可以跟任何人开玩笑,但从来不跟你开玩笑,这个你心里最清楚。”

    成鑫顿了顿,而后迷惑地望向了我,“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走上前,望着成鑫摇了摇头,“回去好好照顾苛蒽吧,等完了这件事我再想办法帮你救人。”说完话,我不想再多罗嗦,挥挥手走了出去。

    “小寒,你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小寒。”成鑫在后面大叫,但是我已经不想再跟他多说什么,因为每跟他多说一句,我就要郁闷一阵。

    “你想知道原因是吧,我可以告诉你。”齐天上前一步冷冷地道。

    成鑫回首,愣愣地望着齐天,虽然不好开口问,但眼神里明显在期待着什么。

    “我们现在要对付的人是紫衣的师父,冷面罗煞。”

    这话一出,成鑫脸色“刷”地白了,“你,你你,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这已经是事实,不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齐天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地说着,“冷面罗煞已经进入魔道,她为了抢夺张小寒的弑神,加入了天地乾坤那两个老东西那边,一起来对付我们?力图毁灭整个地球,毁灭我们,自然也包括你在内。”齐天的话说得越来越冷,“现在,能对付冷面罗煞的也就只有张小寒和他的弑神,但是,如果他要帮你救人的话,你的爱人是救活了,不过,他就得死,他一死,你说,谁来对付冷面罗煞。我?还

    是你?你我都没那个本事。”

    成鑫被齐天说得呆住了,“你,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小寒如果救活苛蒽后他真会死?”

    其实死倒不一定,变成植物人那倒是有很大的可能,不过齐天这老小子为了把事情说得严重一点,说得夸张了一些。

    “这个时候,对于这么重大的事,我没有闲心跟你说假话。再说,苛蒽的死是我一时糊涂造成的,我更希望他能把苛蒽救活,以恕免我的罪过。当初我还求过他,可是知道这情况后,我才不得不放弃。”齐天的样子很认真,很严肃,似乎从来没有如此认真如此严肃过,想认为他说的是谎话都难。

    成鑫在原地呆呆地站着,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齐天望着他,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成鑫,我希望你能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以大局为重,不要再给大家添麻烦,尤其是张小寒,现在他已经够烦了。”

    “另外,跟冷面罗煞一战将会是什么后果,谁也难以预料?可以说,到时候他是九死一生。这点,你应该很清楚,他同样也清楚。但是他知道这事的后果还是要去应战,你想想他心里此时是什么滋味。而你现在还去烦他,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想?”

    沉默,成鑫继续沉默。许久后他终于说话了,“这些他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这事他不但没有告诉你,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还不知道这事。你是第三个知道的。”齐天接过话道:“本来,他不让我告诉你,但是看你这样没完没了地纠缠不清,我只能把实情说了。我希望,你能把我的话听进去。想想你自己,再想想张小寒,大家同样是人,你跟他比,你算什么?”后面的话齐天的语气又变得有些不客气起来,“好了,不多说了,我还得回去准备,你就好好的在这里陪伴你的女人,等我们回来吧,但愿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

    话说完,人随风而去。

    “等一下。”成鑫突然大叫,风一般追了出去。

    齐天止步,回头,“你还想干什么?”

    “我,我加入你们。”成鑫神色肃然起来。

    齐天一愣,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你……。”

    “别怀疑我的诚意,我是真心真意地要跟你们一起去战斗,这样,我才配做苛蒽的男人。”成鑫说得很认真,似乎一下子这个男人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齐天摸摸自己鼻子,感觉这事有点邪乎,难道刚才自己那话这么有效果,一语惊醒了梦中人?

    好象,没这么强大吧。

    然而,不管齐天信与不信,成鑫加入超级战队已经是铁的事实,这样一个高手愿意加入,大家欢迎都来不及,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这样,超级战队多了一位副队长,刚好弥补玉狐的缺位。

    ……

    第二天,所有参战人员都进行了紧张的准备中,而我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研究着对付冷面罗煞的办法,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就是捧着那几本医学宝典在研读,希望临时抱抱佛脚,从中找出什么绝招出来。

    正陷入书中之时,外面有人敲门。

    我头也懒得回,直接道:“门没关,自己进来。”

    话还没落,门已经被推开,紫衣走了进来,“你还在研究吗?”

    我抬起头,无奈地道:“没办法。”

    “你……,到时候,带我一起去吧。”紫衣望着我,恳求道。

    我放下书,摇摇头,“你知道的,到时候你在旁边,我会分心的。”

    紫衣那双有神的眼睛,此刻满是愁容,“你们……,你们……。”

    “算了,紫衣。你别多想了,到时候,如果可能,我是不会伤害你师父的。”为了安慰她,我只能这样说了。

    “可是,到时候,

    你不伤她,我师父就会杀了你,高手过招,是容不得半点仁慈的,这个我知道,你别安慰我。”紫衣说着话,眼里掉下了泪珠,接着,一声呜咽,她一头扑进了我怀里,放声痛哭。

    女人啊,还真是麻烦,我自己都不担心你担心个什么劲啊。

    “紫衣,你进来打扰我,不会就是来哭的吧。”我苦笑着道。

    “不是,是外面有人找你,可是,可是我就是想哭。”紫衣继续哭着道。

    我赶紧将她扶了起来,“谁找我?”

    紫衣擦了擦眼泪,“说是来代替黄海的,叫许强的一个男子。”

    “不见。”我直接拒绝道。妈的,什么狗屁东西,老子懒得理会他们了,没你们老子照样行。

    “我建议你还是去见一下,毕竟,可以从他那里了解一下黄海的事,要知道,黄海曾经也算是我们很忠实的朋友。”

    “朋友。”这两个字让我怔了一下,是啊,朋友,称黄海为朋友这不为过,如今这个朋友死了,无论怎么说我都应该去打听打听他事。

    还有,可能他们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黄海死的消息,我这次倒想问问这事,看他们如何回答。

    “好,我现在就去。”

    ……

    客厅里,当我走进去的时候,发现猴子正陪着一个四十岁左右,脑门有些发亮的中年男人,有些秃顶了。

    一张国字脸,脸部沟壑纵横,线条异常的清晰,尤其是眼睛,显得很深沉。

    看样子倒是很精干,不知道人怎么样。

    “许局长,这是我们寒哥。”猴子见我进来,赶紧站起来介绍。“寒哥,这是新上任的警察局长,许强。”

    许强急忙站起来,将手伸出,“寒前辈,见到你很荣幸。”

    我只是扫了他一眼,没有跟他握手,直接走到对面的一张沙发上坐下,然后翘起二朗腿,冷漠地望着他。

    “寒哥,请喝茶。”漂亮性感的服务小姐很快把茶端上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然后退了出去。

    我拿起茶杯,慢慢地品了一口,眼睛则望着那个许强,看着他的反应。

    因为被我无视,他显得有些尴尬,手收回去后,朝我笑着道:“寒前辈,从今天起,我来代替黄局长的职务,希望我能继续像黄局长一样,跟你们保持密切的合作。”

    “黄海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换你来呢?”我冷冷地问。妈的,竟然连人死了都不公布出来,这太对不起死者了。

    许强似乎早预料到我会问这个问题,听我问出来后,他不慌不忙地坐了回去,然后道:“这个是因为黄局长的能干,上面把他调去做更重要的事去了,至于做什么,我不太清楚,这是一个很绝密的任务,我们这种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回答得倒是很简单,也很在情在理,如果我不知道黄海具体怎样了的话,他这样说,就是我不相信,也没办法再继续追问别人什么。很不好意思,我现在知道黄海已经死了的事情了,所以他说的这东西对我没用。

    看情况,他们还真的是想瞒着老子在背后搞小动作。

    “猴子,你过来一下。”

    猴子听到我的叫声,赶紧凑过来,接着我小声在他耳朵旁问:“黄海的事刚才你没说吗?”

    猴子摇头,“这事很敏感,我没跟他谈,只是聊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而已。”

    我没再说什么,朝他挥挥手,猴子会意,退后一步站在我面前没再说话。

    “许先生,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隐瞒黄海的消息,你们向民众隐瞒我可以理解,那是怕引起骚动,可是对我们,你们还这样做,到底什么意思?”我的语气已经是很不客气了。

    许强听我这话,很不好意思地笑着道:“这个,寒前辈?这是上面的决定,

    我不是很清楚。”

    “上面是吧,那好,你回去跟你上面的人说,除了黄海外,我们不跟任何人合作。还有,帮我带一个警告给你们上司,别在我后面玩什么花招,否则,后果自负。”后面的一句话,我露出了威胁的口吻,不,应该说是恐吓。

    许强的表情更难看了,赶紧道:“寒前辈,您别误会,我们没别的意思,只是这事……。要不,我去向上面帮您询问一下黄海的休息?”

    “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他的事了。”说着话,我站了起来,再聊下去,那是在浪费老子的时间,“猴子,送客吧。”

    “寒前辈,您,您千万别生气,我马上去向上面请示。”

    “如果你真要请示的话,那就请示你们的上司,好好地给黄海安排一个葬礼,这也算是对死者的一种安慰。”

    我这话已经挑明了所有的事,许强的脸色这下变了,“寒前辈,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明不明白问你自己,我没空陪你,请回吧。”话落,人已经随风消失,走出了门外。

    空留下许强在里面,呆呆地发愣,直到猴子请他走,他才反应过来。

    ……

    中途市警察总局,又是那一间密室,又是那一个神秘的人,不过这次谈话的人不再是黄海,而是另外一个人——许强。

    神秘人垂着头,似在沉思着什么,而许强坐在对面,望着神秘人,眼神有些无奈。

    “太厉害了,他竟然知道了黄海死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神秘人开口了,声音显得有些沙哑,黄海的死,他也是很为失去这样一个能干的人伤心。

    “首长,现在这事对我们很不利啊,他已经向我们发出警告了。这个人真的很奇怪,他竟然怀疑我们在背后跟他耍花招,看来,我们想跟他们继续合作很难了。”从这话里可以知道,那个绝密的死亡计划,这个许强并不知道,神秘人没有告诉他。

    神秘人继续沉默,半响后道:“你到双棍党去的时候,发觉有什么异常吗?”

    许强想了想,道:“感觉,感觉很奇怪,很多人都在忙碌,而且都在搬运武器弹药,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他们的行动要开始了?”神秘人猛地站起,“这么快?”这下神秘人显得有些不安了,当初他得到黄海的消息只是说要开会共同对付天地乾坤以及火雷那帮人,并不知道双棍党具体的行动时间,不过,按他推测,这么大的行动,怎么也得个一周左右,没想到现在行动就开始了。

    他心里很清楚,多国组织起来的死士由于各种原因,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全部组织起来的,人多的事拖皮往往是最大的麻烦。

    事先预计,死士部队最快组织起来也要四五天的时间,很遗憾,大家已经没这么多时间了,他必须马上把这消息向上传达。

    想到这里,他赶紧拿起了密室里的专用电话,开始向上汇报。

    他说的是密语,许强根本听不懂。

    “首长,行动必须提前,双棍党今天就已经行动起来了,估计很快就会奔赴东南亚。”

    电话那头先是愣了下,接着传来了一个沉重的男音,说的话同样是用密语说的:“这帮人真不简单。好,我知道了,我会立即通知联合国,对了,你那里也赶紧组织部队,一旦双棍党主力开出中途市跟敌人火拼起来后,立即宣布双棍党为非法黑社会组织,给以取缔,相关人等全部关押财产没收。”

    “是。只是,金氏财团那里肯定会从中作梗的。”神秘人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非常时期,如果金氏财团胆敢插手,立即宣布金氏财团为非法,将取财产全部查封充公。”

    “明白。”

    神秘人大声响亮地回

    答完,挂了电话,然后神色严肃地望向许强,郑重地道:“现在听我命令,把中途市所有武装部队全部组织起来,进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战斗。”

    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做为一个军人,上司的命令他只能无条件服从,这是军人的天职。